Demons.

离别这件事

该走的时候就让他们走吧

viviceage:

  今天在学校大哭了一场。


  这件事要从可尼老师说起,可尼是我的英语老师,他长得像鹰,双眼狭长,眼窝如鸟窝一般,深得有些吓人,眼神时而懒散,时而锐利,鹰钩鼻,皮肤干燥得像稻草。可尼高而瘦削,他右脚有伤,走路时总是一瘸一拐的,微弓着背,整个人看起来阴郁又暴躁。


  但上过他课的人都知道,可尼是个很温柔的老师,他讲课认真,学识渊博,我很喜欢他。


  他春假时右脚做了手术,于是他现在每天都坐在轮椅上给我们上课——可尼高大的身躯缩在那窄小的轮椅上,右脚被一个东西支撑着,整个腿直直向前伸,为了雅观,在脚丫子上盖了块毛巾,脚踝上恶趣味地系了条领带。他就这样,每节课操控着轮椅,在教室前面溜达来,溜达去。


  而可尼在三天前告诉我们,今天是他期末前最后一次到学校了,他要去做另一场手术。


  同学们吵闹着,说要在最后给可尼带些吃的。


  而今天却一个人都没有带,包括我,大概信口开河就是这么回事。


  今天由于毕业生考期末,英语课课时被缩短,只有六十分钟,打铃后大家抓起书本赶去饭堂吃饭——大概是因为明年还可以在走廊上见到他,于是也并没有人跟他告别。


  而我和C留了下来,我是因为有题目要问,而C是为了跟老师告别,她明年要转学了,这是她最后一次能见到可尼。


  有高年级学生去替他买饭,于是我们在可尼的办公桌前跟他瞎掰了好些时间,C才笑眯眯地开口告诉他,她明年要转学了,这也许是最后一次见面。


  可尼“嗷”了一声,有些吃惊,又问:“转去哪里啊?"


  C说:“p州,也不是很远。”


  可尼接着问:“哪个镇啊?”


  C:"xx镇。”


  可尼很高兴似的,说:“这个镇很繁华很有名,有首歌就是关于这个镇的。”然后手舞足蹈地唱起歌来。


  他又叽里呱啦了很多,嘱咐了好些东西,最后说:“好吧,最后给我一个拥抱吧。”


  娇小的C拥抱了坐在轮椅上的可尼。


  我厚脸皮地喊了句:“我也想要个拥抱。”


  可尼也拥抱了我,我抬起头的时候,看着他那双深沉而温和的眼睛,可尼半戏谑半认真地对我说:“Viv......(这句话保密)”


  听到这句话,我便下定决心想要去做好那件事。有时候动力就是这么简单,只需要一句简单的话而已。


  拥抱过后,我和C与可尼告别,离开了教室。


  这是本学期我最后一次见到可尼了。明年我又将开始新的课程,遇见新的同学,新的老师,以后再看到他,应该只是在走廊上,我们会简短地打声招呼。


  我打算先去储物柜把东西放下,却发现C站着不动了,她揉了揉眼睛。


  定睛一看,她哭了。


  我有些心酸,失笑道:“怎么哭了呢?”


  她摇摇头:“没有,只是一想到这是最后一次见面,有些忍不住。”


  我一向很喜欢给人灌鸡汤,但此时我却哑然了,因为关于“离别”,没有任何一句话会有实质效果。花谢,人离,自然规律,无法摆脱。


  “走吧,图书馆关门了,我们去三楼坐着?”我放轻了声音,拍了拍她后背。


  同学们都去吃饭了,走廊里很空旷,只有几个值班的老师。一路上我的目光扫过一道道门,扫过宣传栏,心想,我一直是如此讨厌这个地方,但如果让我现在离开,我会不会舍不得?


  我心中没有答案。


  C的眼眶越来越红,眼泪流了出来,她狼狈地用手去擦。


  我紧紧抿着嘴唇,忍耐着什么。


  面对分离,我何尝不难过呢,C是我来这里最好的朋友之一,作为室友朝夕相处一年,什么惊天动地或者鸡毛蒜皮的事情都一起经历过了,我还是很爱她。


  我第一次听到她要转学的消息时,是四月三号,春假第一天。初春时节,七点钟的傍晚非常漂亮,天色没有完全暗下来,呈清冷淡薄的灰蓝色,美国大农村的空气令我感觉是灰绿色的,刚下过雨,那时已经停了,门口盛水的小盆帘发出“叮叮”的水滴轻响,我和她刚吃完肉沫土豆泥,穿着睡衣,踩着拖鞋,在门口散步。


  我问她新学校是个什么样的地方,C跟我描述了一下。


  听起来是所非常优秀的学校,我为她充满希望的未来感到高兴,真心的,看着她的侧脸,我突然觉得很满足,简直要狂喜乱舞。C成绩好,学习努力,留在现在这个学校有点可惜。


  我认真地告诉她:“好好加油,你会得到你想要的。”


  我不再像小时候一样,想把即将离开的人五花大绑,或者打断他们腿之类的。我现在没有了当初的恶毒想法。


  C说她之前很纠结到底要不要走,因为她舍不得朋友们。


  我跟她说,如果一辈子只顽固地留恋自己的小小土地,是看不见更广阔的天空的。


  我一直很清楚的明白,朋友不可能永远陪伴在你身边——任何人都不可能,包括父母。


  那天我和C都没哭,在即将哽咽的时候,我们默契地告别,各自回房写作业。




  ——而今天我还是哭了。


  老话果然有老话的道理,“你再哭的话我也要哭啦。”这句话对我而言是无敌的。看着C掉眼泪,在楼上坐着的时候,不知怎么的,毫无泪意的我突然嚎啕大哭。


  大道理说了那么多,还是克服不了“舍不得”那三个字。


  我们一辈子都在不断与人分离,很多时候说完那声“再见”,就真的再也见不到了。


  年龄越大,好像就越明白分离的可怕性,小时候总是天真的以为“有机会”再重聚,现在才稍微明白一点,世上哪有那么多“有机会”。


  虽说通讯发达,我们有电话,有微信,有微博,但一切都与“见面”不一样。


  我趴在桌子上哭,有些热心地同学来问我需不需要帮助。


  没关系的,只是情绪突然涌上来,无法克制而已。


  我明白以后还会有无数离别,无数不舍,无数哭泣。


  但该走的时候,就让他们走吧。


  


  附注:希望下次看见可尼,他能好起来。:)


  


  



评论

热度(67)

  1. Demons.剪春雨 转载了此文字
    该走的时候就让他们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