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mons.

[法英 中世纪奇幻AU] 白日的缄默

A Time Of Wolves:

 [说在前面,厚颜无耻借梗借人设有,我说这是混同,其实就是抄袭,冰与火之歌设定有,ooc有,大量私设,不适请红叉]









柯克兰家最年幼的孩子,在马背上睡着了,好像他这一生都在奔波中度过,好不容易得到了一个休息的机会。这也不是不可以,因为奥利维亚比她更熟悉回家的路。林间雾色正浓,母马灰白色的影子几乎溶在红松木之间的奶白色浓雾中。奥利维亚在一个分叉的路口停了下来,等她的主人醒来,好做这她无法理解更别说替他做出的选择。当她的主人醒来时,奥利维亚正在啃着路边的野草。森林的地面上生着青绿色的青苔,试图掩盖住地面上的烂泥。但当奥利维亚的主人下马,靴子踩在森林里的泥上时,仍压出了薄薄一层水。在这个岔路口的正中间竖着一块已经朽坏了的木牌,上面的字迹已经无法辨认了,奇怪的时,这疲于赶路的旅人忽然不急了,竟任自己的思绪沿着岔路向着两个不同的方向延伸而去。










 


1




当他刚刚离开学城的时候,天色还是蒙蒙的灰色,曙光在一片厚重的云雾中撕扯着。不到旅途的第三天,亚瑟学士就发现其实骑快马是个累人的活计,他也想过水路或者是雇车,那样就能使旅途更加的舒适。可如果不是像现在这样沾满林间的露水和松香,是决然不会在期限内到达的。在他腰上的布袋里,有着两封信,一封前两天才拆开,它们上下颠簸着,好像和这布袋里的绳子,黑麦啤酒,短匕首之类的其他东西没有区别似的。


亚瑟在拆信的时候的确是有些不舍的,他当时用指肚摩挲了一阵信上玫瑰和狮子的四分纹章火漆印,才小心翼翼的用亮闪闪的银色裁纸刀把它挑开。他几乎是在看到那信上规整而有力的字体的一瞬间就陷入对过去的温暖回忆中去了,他刚刚开信那时是傍晚,从亚瑟的窗子望出去,没有被一大片远道而来的雨云遮住的天空仍是漂亮的玫瑰金色。天色渐渐的晚了起来,灯上,小小的火苗窣地窜起,但点它的那只手却突然僵住了,亚瑟的笑容凝固住了,继而在温暖的火焰的照耀下融化成了费解和疑惑,他快速的跳读完手里的那页纸,然后像寻找什么一样快速的向后翻动的好几页,黄色的信纸在他的手中穿来穿去,最终定在最后那页上。


“亲爱的亚瑟,战时已经持续了一个月左右了,波诺弗瓦家的军队被我们逼回了边界,无数战士死在古城墙旁,斯科特的眼睛都红了,他已经很多天没睡好觉了。”


“如果可以的话,我请求你回来,走斯温河的东岸,避开波诺弗瓦们,海疆城需要他的儿子,它或许不缺少却敌的利剑,但他缺少统御利剑的人。”


“最后,我尽管不愿意说,但是你迟早会知道的,斯科特并不愿意让我告诉你,但是,我仍然要说,请你想象你的老师是下了多大的决心而写下一下的话,并做好心理准备,究竟是多么沉重的问题才使我如此的难以说出口。可能你也在奇怪,为什么是斯科特在带领军队,为什么是威廉在购入粮食和马匹。你的父亲,柯克兰大人,因为久病不愈而去世了,波诺弗瓦家就在下葬后的第二天率领军队越过了古城墙。”


他几乎是在一字一句的看完了那封信之后,就马上开始向口袋里装行装。即使他的心中像是在一条湍急的河流里扔下一块巨石——又急切又沉重,但他仍在很短的时间内就把能带走的东西都装在了行囊里,然后飞快的写了一封信简明的向他的导师说明了自己的去向,然后飞奔出学士塔。他先是推开了就要打烊了的酒店的门,买上了几日内的口粮,然后在午夜夜色的掩护下,偷偷溜到了学城最西端的马厩,他灰白色的奥利维亚就在那里等着他,他用自己的头抵着她的,她在清冷的夜晚中喷出的白色的鼻息依稀可见,这是他在此地唯一的家人,他看着她黑色而温柔的眼睛,窣地有了启程的勇气,奥利维亚纯似乎是用黑色的眼睛在对他说:“让我们回家的吧亚瑟。”


人们总说,无论去时的旅行有多么跌宕起伏,归程总是比去时要短的,短到无法平复心情。可这话对亚瑟不是那么的准确,因为他无论如何也无法让自己的脑子停下胡思乱想,更无法思考是什么让他的归程如此的漫长。


那时,距离目的地还有大概两三天的路程,奥利维亚终是跑不动了,她几乎是在看见酒店漆了白色号角的招牌之后立马就钻进了酒店的马厩,亚瑟把她交给负责看惯马厩的男孩,他给了男孩一枚银币,说给奥利维亚一些燕麦,然后又偷偷塞给了那个金头发男孩一两个铜板,男孩咧着嘴笑了,答应会给奥利维亚刷刷毛。


亚瑟就简单的吃了点东西,然后窝在那个开了一小扇窗子的位子上,慢慢的喝酒,他终于是没控制自己的欲望,于是就红着眼睛快要哭了一样一杯又一杯的喝下去。他听见远处的几个穿着锁子甲的人谈论起海疆城主人的葬礼,他们说他穿着华美的衣服,安详的躺在漆了玫瑰和狮子的红船里,去了从没有人到过到海域,如果那真的是这样就好了,亚瑟想。他那善于阴谋的父亲啊,他的一生都在策划一场伟大的变革,但那似乎与他并没有什么关系,因为他的爵位和他的事业都会留给他的哥哥,正如那座高大的伫立在海边礁石上的黑色堡垒将是他的哥哥的财产,而在他哥哥死后会留给他哥哥的儿子,即使他一度十分怀疑讨人厌如斯科特的男人是否真的能找到妻子。一切总是和他那么的遥远,他是家里最小的孩子,所以追随一位研究黑暗魔法的学士,在学城的某个昏暗的摆满瓶瓶罐罐的小屋子中度过自己的余生,是个一点也不过分的想法。


然而命运总是不顾及个人的想法的,它只是在恰当到时候作出它认为正确到选择,就像年轻的学士仍然沉浸在酒精带给他的眩晕中,只想窝在这舒服的位子上,而黎明的曙光却从远处的厚重凝云中探出头来,催促他上路了。














 ————————————————————


学城:借用冰与火之歌的设定,是学士们学习的地方。


学士:借用冰与火的设定,学士这个职业大概是中世纪的教师,理发师,医生等的综合体,学士们在学城学习,然后被分配到城堡中服侍领主,也有一些学士选择在学城进行研究工作就像现在的大学教授?还有极少数学士选择研究被大多数学士不齿的远古魔法,就是古瓦雷里亚人魔法?[大概这就是这个文设定的魔法设定的极限了,所以大概不会出现法球满天飞的情况23333333


之后会打法英tag,因为这几章法叔并没有出场所以算了?


勉为其难的打个奇幻tag?

评论

热度(4)

  1. Demons.ATOW-九月交学费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