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mons.

[法英 中世纪奇幻AU]白日的缄默2

A Time Of Wolves:

2


 


奥利维亚应该是快活地飞奔进海疆城的吊桥的,她快乐的嘶鸣着,摇着她的脑袋。


“是啊,我们到家了,奥利维亚。”


他快步走向离山脉最近的海疆城的主堡,靴子踩在岩石地面上发出急促的响声。他似乎花了很久才把幽黑蜿蜒的石阶通道走到了头,在主堡的最顶层,是海疆城主人的房间。


他到的时候天色还没完全亮,却已经能看到岸边盘旋了许多的海鸟,准备好出海打鱼了。房间里虽然开了一扇可以算是豪华的窗子,但是透进来的光线依旧少的可怜,连太阳也吝啬给予这似乎圈养了鬼魅的城堡,和住在他里面的,受了它诅咒的家族。


“斯科特,”亚瑟试探性的叫了一声,他看到床的人影尝试着起身,却失败了,就干脆扶着他让他躺好。


他凝视着大他许多的兄长许久,看着他虚弱的脸不知该说些什么好,许久,斯科特开口说,“你回来了?”


“嗯。”


“尤利西斯写的信?”


“嗯,但他没提到你的伤,你应该早让人写信给我。”


“是最近的事情啦,”斯科特干笑了一下,肩膀一抖一抖的,这肩膀曾是扛得起桅杆粗的木桩的,如今怎么这么瘦弱而单薄了。


“威廉从来不信我说你还是个孩子,现在怎么样,果然被我说中了。”斯科特又咳了两声,身子向后仰了仰,亚瑟这才发现它左肩上厚厚的绷带。


“亚瑟,你是我们最后的机会,没有人会在游戏一开始就把最大的牌打出去,不是么?”


“那威廉呢?”


“他出海了。”


“偏偏在这个时候?”


“我让他去的。”斯科特似乎不想就这个话题谈论下去,闭上的眼睛表示自己很累的,不想再说什么了。


他应该留下的,亚瑟想到,因为自己既不会带领士兵,也不会收集调配粮草,更不知道应该对他对人民说些什么才能安抚他们。


我不是领导者,我早已立下追随的誓愿。


 


那天,亚瑟觉得,他或许不那么讨厌斯科特,最起码没有自己想的那么讨厌,不嫌弃他曾经用手揉乱他的头发。他和斯科特像大人一样和谈了很多大人才会说的事情。


 


斯科特可能仍然是那个头发红的像是火焰的冲动的年轻人,不论负伤与否,而不知不觉的,他最小的弟弟却已不再是孩子了。


“我上次见你你还没有这么高。”斯科特说,“果然是波诺弗瓦家的伙食不好。”


“别这样,斯科特,你吃过梅丽做的东西的。”


“真不敢把海疆城执政这样的重任交给你,”斯科特明显是在挪耶他的兄弟,而在亚瑟听来那声音压抑的像是从一扇墙后传过来的一样,“你真像他们家的孩子。”


斯科特果然不信任他么,亚瑟有一点失落的感觉,就好像被谁一下子推开了,不过他早就想到了。


“即使我不是波诺弗瓦家的养子,斯科特,我也不能替你管理海疆城。”亚瑟有些的说,即使他不知道这是不是一个告诉他的好时候,但他仍然说了出来,“我已经在学诚被剥夺了姓氏,我不再是柯克兰家的一员了。”


斯科特似乎有那么一丝的迟疑——因为他的最小的兄弟对他的语言的误解,他笑了笑,然后几乎是半倚着他的床站了起来,趔趄着推开亚瑟的手臂,然后够向房间那头柜子上的一把剑。


斯科特整个人靠着身后的柜子防止自己倒下,即使虚弱到如此程度,他仍然亮出了他独有的斯科特式的骄傲笑容。


“那么,”他说着,把那把剑出鞘,用剑尖指着他的兄弟,“亚瑟学士,海疆城的领主将把柯克兰的姓氏再赐还给你,现在,跪下。”


 


 ————————————————————————————


因为原著里并没有谁把名字还给过学士们,所以大概苏哥的意思就是按照册封骑士的来了,毕竟北境守护还把自己私生子转正过=。=



评论

热度(2)

  1. Demons.ATOW-九月交学费 转载了此文字